繁体

马航MH370失联2779天,那些拒绝高额赔偿的家属们,如今怎么样了

  • 20 October 2021 Wed |
  •   新闻 |
  •   ✉ 檢舉

马航失联四年后,由于搜寻一直没有任何进展,于是,马航代表宣布:

解散马航调查组,MH370搜寻行动暂时终止。

由此,“马航”逐渐从大家的视野中淡去。

如今,马航MH370已经失联7年,而有一群人却依旧在浓重的悲痛中苦苦挣扎

在两千多个日日夜夜里,他们无时无刻不在诚心地祈祷着奇迹的发生,希望听闻任何关于此次航班的消息,他们便是失联人员们的至亲和至爱。

e4dde71190ef76c68a58ff387e94b7f3ae5167a2.jpeg

从航班失联的那一刻起,这些人就踏上了一场名为“寻找马航MH370”的征途,此后的每一天对他们来说是希望也是失望。

马航调查组宣布搜寻行动暂时终止以后,他们从悲痛陷入了绝望,面对高额的赔偿,他们选择拒绝领取。

如今,马航失事已经过去了七年,整整两千多个日日夜夜过去了,这些拒绝领取高额赔偿的家属们怎么样了呢?

2014年3月8日凌晨,马航MH370航班从马来西亚吉隆坡缓缓起飞, 仅仅20分钟以后就爬升至万米高空。虽是深夜,但是飞机稳稳飞行。

这是一架波音777飞机,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民用客机,而值机的机长也是一位飞行经验十分丰富的飞行员,至2014年他已经在马航工作33年了。

此次航班的目的地是北京首都机场,所以在227名乘机人员中有154名中国公民,包括一名台湾同胞,本次航班从吉隆坡到达目的地北京预计需要飞行6个多小时,本来他们会穿过这天的朝霞,站在祖国的土地上感受朝阳的光芒。

faedab64034f78f0bd64d4ad9eb3405cb2191c88.jpeg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归期从此变无期。

飞机起飞之后,一直与空管保持着通话,凌晨1点19分,马航MH370的机组人员与吉隆坡地面空管进行了最后一次通话。

空管:“MH370请联系胡志明市120.9,晚安。”

MH370:“这里是MH370,晚安。”

按照预定的飞行路线,马航MH370航班在飞至越南附近的时候应当联系越南空管,但负责管控越南地区的空管一直到既定时间过去18分钟以后,也没有接收到任何来自该航班的信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马航管控人员不停地尝试与MH370取得联系,但是却始终没有音讯。

之后,一场不分国界、不分昼夜的大救援在附近海域展开,但是MH370就像是人间蒸发的一般,没有一丝音信,始终不见踪影,就这样,MH370消失在了3月8号凌晨的茫茫夜色中。

32fa828ba61ea8d3491dffae61887a47241f58ed.jpeg

此后四年的时间里,为了早日将失事的航班找到,十多个国家陆续派出了精良的搜救部队,在大量的人力、财力的支持下,前后共搜寻了12万平方公里的海地区域,但时间一天天逝去,搜救队却始终一无所获。关于马航失事的真相也是众说纷谈,始终没有定论。

2018年11月,在北京举行的马来西亚航空公司与MH370失联乘客家属的第42次见面会上,马航代表宣布,马航调查团队将于11月30日解散。

这个消息如一道惊雷再次击中失联人员家属们本就破碎的心脏,几百页的调查报告,只有一个讯息——“无法确认失联原因”,这使依然对事情抱有希望的家属们难以接受。

这些年以来,马航代表不是表示“很遗憾”,就是不停地说“很抱歉”,现在又表示不搜了。

cdbf6c81800a19d8c90048cec778c882a71e4602.jpeg

家属们悲伤、愤怒,时至今日,仍有90多名中国乘客家属拒绝领取航空公司赔付的巨额赔偿金,只为等亲人归来或是等一个真相。

不肯相信儿子遇难,老两口“自欺欺人”

马达加斯加的热带丛林里,一位老人随手从树上摘下一颗野果就往嘴里塞。

“你知道这是什么果子吗?”同行的人问他。

“不知道。”他答。

同行的人不解,摇着头劝他:“不认识的果子还是不要乱吃了,万一有毒呢?”

老人红着眼眶说:

“要是我儿子漂流到这里,可能会要靠吃这些果子维持生命,我先看看这些是不是能吃的。”

这个尝果子的老人是马航失联家属

栗二友

老人始终相信他的儿子还在世界上的某个角落活着,只是因为随海水漂流的地方比较荒僻,没有办法与他们取得联系,所以,他要去寻他,一年不行就两年,两年不行就三年、五年、十年……

栗二友做了大半辈子的农民,在儿子失踪以前,他从来没有出过邯郸,但自从马航MH370失联以后,他每个月都会辗转周折到北京几趟,哪也不去,只到马航总部讨说法,要儿子,一趟一趟的跑,任谁劝说也不肯放弃。

5d6034a85edf8db185586c6de8a1975d574e74d4.jpeg

儿子失踪以后,栗二友再也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合上双眼脑海中就会浮现出儿子的面庞,就算是浅浅地睡着了,梦中也全都是儿子的身影。

有时他梦见儿子即将登机,而自己就站在他的旁边,阻拦无力,呐喊无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儿子登上那架他万分痛恨的MH370客机;有时在梦里他和儿子并肩坐在那架飞机里,飞机本来平稳飞行,儿子也和他有说有笑,但是忽然之间飞机开始剧烈摇晃,摇晃间儿子也消失不见;有时他还会梦见儿子跟着冒着浓烟的飞机一起坠入大海,然后在一片汪洋中如浮萍般漂泊,海水席卷着他在自己的视线中越来越远……

无数次,他一身冷汗的从噩梦中惊醒,幻想着一切都是自己的一个梦,等到天亮,儿子就会敲门,喊一声:“爸、妈,我回来了。”

但是,心脏真切的疼痛告诉他事实是儿子依然杳无音信,之后他便泪流不止。

老伴也是一样,每天都在失去儿子的痛苦和对儿子的想念中拉扯,甚至一度患上了十分严重的抑郁症。

d53f8794a4c27d1e6a4afe99fb57e767dcc4388f.jpeg

从前,儿子是他和老伴的生活的希望,那以后寻找儿子成了他们活下去的希望。

他们拒绝了马航两百多万的赔偿金,苦涩地说:

“如果要了这个钱,我的儿子就真没了。”他们不要钱,只要自己的儿子。

为了省钱,栗二友和老伴每次去北京,都会带好一路的干粮,坐最便宜的硬座,为了省下住宿费,老两口就睡在火车站的候车厅里。

为了寻找儿子,栗二友和老伴一起学习如何上网,如何发微博,为了在几百页的英文报告中寻到关于儿子的蛛丝马迹,他和老伴生生地逼着自己学会了英文。

他们还自费和其他马航失联人员家属一起走遍了许多个国家的沿海城市,只为找寻下落不明的儿子。

他时常盯着那个特意买来的地球仪,喃喃自语:

“世界就这么大,我的儿啊,你到底在哪呢?”

时至今日,栗二友仍然没有放弃寻找儿子,依然因为想念儿子睡不着觉,他将思念写成了一首首小诗,想要等儿子回来以后,一首一首亲自念给他听,告诉儿子他和老伴有多爱他,多想他。

b3119313b07eca801ed1b7a876a1ddd4a0448331.jpeg

栗二友始终相信儿子一定会回来,但是要等到什么时候,他和老伴没有答案……

如果你找不到归途,我便无人救赎

这群人中,除了等子女归来的父母,还有等父母回家的子女,

徐京红
女士的母亲也同马航MH370一起消失了。

自从母亲失踪以后,徐京红便又抽起了已经在此前戒掉的烟,她一根接一根的抽,烟雾笼罩着她的时刻,她才能将自己从现实中抽离片刻。

f3d3572c11dfa9ec37d2594b8a52bd0a908fc17e.jpeg

她本是一名高级知识分子,是新时代的独立女性,理性是她的代名词,但自从她的母亲随着马航MH370一起消失以后,她便常常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在家离没人敢提及“马航”、“姥姥”等字眼,怕徐京红会崩溃大哭,那个理性的她好像随着马航,随着母亲一起去了。

她对生活中的所有人事物都失去了从前的耐心,包括自己的孩子,有时候会因为三言两语的事情忍不住对着孩子发火,丈夫看着孩子被她吼的害怕,劝她说:

“你也是位妈妈啊。”

徐京红怔了怔,随即崩溃大哭,喊着:

“可我也想找到我的妈妈呀。”

哭得声嘶力竭,任凭丈夫和孩子怎么哄,眼泪都难以收住。

43a7d933c895d143a59163769472c80b5baf070f.jpeg

徐京红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但她知道只有妈妈回来,她才能好起来,但是,妈妈在哪呢?

悲伤、思念无处排解,她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她也想将生活拉回正轨,但是心中巨大的悲痛怎么却怎么也挥之不去,时常一个人躲在家里,一根接一根地抽烟和痛哭。

为了缓解心中的悲痛,她走近了纹身店,问纹身的技师:“哪个部分的痛感最强烈?”

技师如实告诉她:“前臂,那里的皮肤最薄,所以也会最痛。”

于是,她便在前臂处纹了一处纹身,是那架让她魂牵梦绕的马航MH370,飞机呈降落的姿态,朝向对准她的心脏。

自此,她每一次的抬手都变成一次真诚的祈祷,祈祷这架飞机能载着她最爱的母亲平安回家。

e1fe9925bc315c604651a36b6f33811a4b5477fe.jpeg

在纹身时,她甚至拒绝使用麻药,整个过程她痛得死去活来。

别人都觉得她是在发疯,但她却觉得那种真切的疼痛能够暂时让她从心中那股始终无法排解的巨大悲痛中逃离出来,并且她还觉得只有自己承受真正的疼痛,祈祷方显的更加的诚恳,也许都是徒劳,但是她还是选择如此。

即便如此,等到身体的痛感完全消失以后,她还是没能走出心中的阴霾,她的心好像变成了一个黑洞,无声地吞噬着她的快乐,别人的关心和爱意,她并非不想自救,但是那股思念太浓烈了,化不开。

丈夫不忍看她这样,带她去看医生,医生告诉他们,徐京红是生病了,抑郁症,很严重。

给她开了药,叮嘱她放松心情。

91529822720e0cf3afe5ec48edc4b816bf09aafb.jpeg

徐京红知道自己病了,但是她的病,那些药物医不好,只要一天找不到母亲,她便要一直这样煎熬。

因为爱意,无法忘记

总有人不忍心看到马航亲属们长时间地沉浸在痛苦中无法自拔,劝他们:“逝者已矣,学着忘记吧,总要开始新的生活。”

可是,真的要选择遗忘吗?

有些人不同意,或者说他们做不到,

还没有好好说句再见啊,怎么就要遗忘了呢?

微博上有一名昵称叫

“漫步鱼” 的女士,他的丈夫在马航MH370的失踪人员名单上。

从马航失联以后,她选择用文字诉说思念。

刚开始,她写:“虽然已经过去了70个小时,但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我相信老公一定能回家,一定可以。”

可以感受到悲伤之余,还有期待。

b90e7bec54e736d1e80828c744d205cbd4626976.jpeg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文字变得越来越沉重,同样,那也是她的心情。

丈夫失踪以后,曾经一起走过路,共同看过的风景成为了她无法面对的场景,他不在却又无处不在。

下班以后,“漫步鱼”总会站在人潮拥挤的地铁大厅里,目不转睛地盯着一个方向,以往,丈夫总是会准时出现在那里,接她回家,她多么希望,失踪的事情只是丈夫跟她开的一个玩笑,等他闹够了,还会来接她,和她一起手挽手回家。

她写:“每次下班后在地铁站的大厅内,我都小心翼翼的,满怀期待的,朝着你往日站着等我的方位张望,可一次次的,我都找不到你那熟悉的身影。以前你一看到我,就会一只手拎起我的包包,另一手牵起我的手,我们一起回家……而今,我在回家的路上左右拉右手,自己跟自己说话,自己在寒风中抹眼泪……我的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902397dda144ad34c8d500c9302046fd30ad85a6.jpeg

她深情地问,丈夫究竟要什么时候回来,但并没有等来丈夫的回应,过度的思念,让她的体重一度降至70多斤。

她写:

“我努力吃饭睡觉,体重还是一直在往下掉,我好害怕你回来了,我也不在了。”

离开的人离开了,而被留在半路的人却还要留在这人间山河,忍受生死不复相见的苦痛。

她说:“如果可以重来,我一定好好抱抱你,认真和你说再见。哪怕晚了无数天,但是没关系,我还在等你,回来,你快回来吧。”

她的微博最终停留在了2019年的12月,最后一条信息写道:

“那个跟我说‘承君此诺,必守一生’的人,可能,真的,不会回来了……”

34fae6cd7b899e519c98296fa025933ac9950dc6.jpeg

从不愿相信和接受,到悲痛无比,到看似接受,有人说“这个在苦痛中挣扎的女子,终于放下了。”

但是,这些至今还在的微博动态,却又告诉我们这种悲伤曾经经历过,就会一直存在,无法消解的悲伤也许只是再无力诉说罢了。

“我等你回来打造我们的家,你快点找到回家的路。”

是倪志亮自从马航失联以后在心中念叨得最多的话。

与倪志亮约定相携一生的人,是MH370航班的乘客之一。

马航调查组宣布解散的那天,他颓然地坐在一个空荡荡的房子里,这个一直没有装修的房子是他和未婚妻打算结婚之后住的婚房。

但没想到约定的来日方长,变成了世事无常。

bd315c6034a85edf37bd78e8afd6432adc547550.jpeg

“不是所有伤痛都可以被抚平,总有时间也无能为力的事情。”

既然无法忘掉,那就永远牢记吧,只要我还记得你,爱着你,你便永远在我身边,从来不曾刻意坚持,一切只是爱意使然。

我想这便是他们选择牢记,不愿放下的原因吧。

时间有限,等待无期

李秀芝 的女儿是马航MH370的乘客之一,而如今她连等待的机会都没有了。

李秀芝是位单亲妈妈,失联的女儿是她唯一的孩子。

当初丈夫的不幸离世,也让她悲痛不已,但他们的女儿将她从苦痛中拉了出来,她也将所有的爱都倾注在女儿的身上。

她悉心培养着女儿,为了供她读书,甚至卖掉了和丈夫唯一的房子,女儿很优秀,以十分优异的成绩毕业之后,成为了一名高级外语翻译。

女儿事业稳定之后,她的心愿就变成了女儿能够早日成家,女儿在那次出差之前跟她说:“妈,等我这次出差回来,我就结婚。”

她高兴极了,将嫁妆一一安置妥当,细数着女儿回来的日子,幻想着她穿着白纱成为人妻,但是她的宝贝女儿却没能再回来。

飞机失联以后,她和很多失联家属一样,一趟趟地从老家跑到北京,外交部、民航局、大使馆,她一个一个地跑,不肯放弃心中的希望。

她说:

“我日夜盼望,就想要个准信,什么时候能把我的女儿要回来。”

d8f9d72a6059252df603d6a2d31949325ab5b988.jpeg

在她看来,总有一天,女儿能够被“要”回来。

宣布调查小组解散的那次家属见面会上,她因长时间的四年和过度悲痛,日渐虚弱的身体一时间没能承受住,当场晕厥,手里的几百页的调查报告散落一地。

漫长又无望的等待,消磨着她的精神和身体,她的身体状况一天比一天差,最终她在无尽的等待中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女儿没有回来,但她也没有时间能够等待,只能带着不甘和悲痛离开,愿天堂没有苦痛。

同样在煎熬中离去的,还有一位

东北的大姐 ,她也是一位单亲母亲,含辛茹苦地将儿子一手拉扯到大。

儿子在新加坡打工,两人一年到头也见不上几面。那天,儿子打来电话,说要回家看她,她连忙连忙上街买菜、收拾屋子,比中了大奖还要开心。

她将所有的食材准备好放进冰箱,在心里计划着一份菜单,全是儿子爱吃的菜。

然而,没能等到儿子回家的身影,却等来了那个令她余生都难过的消息。

她无法接受这个消息,拒绝马航的和解,来到北京租了一个小小的房子,一住就是两年,只为给儿子讨个说法。

2e2eb9389b504fc293e1903b055fad1891ef6dd9.jpeg

她不愿放弃,但她又不幸患了癌症,查出来的时候已是晚期,即便如此,她也还是拒绝了马航的赔偿。

她本来打算把老家的房子卖掉,一边治病一边讨说法,但是,还没等房子卖出去,她就抱憾离开了。

对于他们来说,生命走到尽头已经不足为惧,他们遗憾的是,没能等到至亲的归来。

也许没有奇迹,但我不能放弃

七年之后还要多久才能盼来音讯,这些失联家属们不知道,也没有人知道,但对于这些家属们来说,只要亲人未回,多久都有等下去的意义。

姜晖的母亲在七年前同那架飞机一同消失,此后他便将大部分的时间花在了寻找马航MH370上。

为了寻找母亲,他被公司辞退,后来通过起诉,又有了重新入职的机会,但他却选择不再回去。

9f510fb30f2442a74e4eefe231c1e742d0130244.jpeg

年复一年,他始终在寻找那架载着他母亲失踪的飞机,2016年,姜晖和其他失联家属们一起在马达加斯加发现了一小块疑似MH370的残片,尽管无法确认,但他们还是满怀希望。

他们还成立了基金会,用来寻找飞机和亲人。

他说:

“一代人找不到,就两代人!我们需要的是公平、正义,还有责任方的道歉。”

他还说:

“我们什么都没有了,只有时间这个武器了。”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坚强的他也几度崩溃,在许多失联家属面前嚎啕大哭,但是哭过之后,他还是毅然选择继续寻找,决不放弃。

除了以上这些人以外,还有人至今仍在给没有归来的亲人充话费,交信用卡年费,发微信……

2700多个日夜,他们还在不断地寻找和等待,生死不论,他们只是想要一个结果。

503d269759ee3d6dfc5cd339a394272b4e4ade32.jpeg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架马航MH370,就像我们不知道去哪里找寻生活的意义,所以我们也不必追问他们坚持的原因,因为只有信念永存,希望才不会破灭。

“马航太高,我只要你回家。”

Top